江苏健康家庭
当前位置:首页 > 幸福家庭 > 我爱我家我爱我家
爷爷有7个孩子
发布时间:2019-08-13  浏览次数:44

送生命中的至亲离开时,你流的那些泪,除了有哀痛与不舍,是不是也有因为家人在一起的自豪与幸福呢?

活到90多岁就够了吗?当然不

“你爷爷情况不是很乐观,你要没什么要紧事就回来看看吧。”爸爸一向报喜不报忧,说明爷爷情况是真不好了。离春节还有4天,我赶紧请假,订了最早的航班,从北京飞回了三亚。到医院时,正好碰上医生说:“能用的方法都试过了,还是没什么起色,出院吧!”

“出院?我们不出!”爸爸、小叔和我3个人异口同声。看着瘦得只剩下皮包骨的爷爷,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。摸摸他因为打针而紫黑的手,爷爷剧烈地抖动起来。你看!爷爷还知道痛,不能让他出院!

爸爸凑在爷爷耳边说:“阿婷回来看您了。”爷爷连眼皮都没有动一下,我的眼泪又来了。我是他最宠爱的孙女啊,可现在他根本不知道我就在他身边。爷爷这次因高烧入院,都以为他会像前几次一样,住几天就能出院了。可烧是很快就退了,但整个人陷入了昏迷。医生说老人家的各个器官都开始衰竭,待在医院的意义不大。但是离开医院只有死路一条啊,而且,爷爷现在不是还有意识吗?

可这个意识似乎全部用来承受疼痛了。每隔两三个小时,护士会来给爷爷吸痰,把插到他胃里的管拨到一边,用另一根更粗的管子在他喉咙里进进出出的,每进一下,老人家原本沉睡的脸就极痛苦地皱起来,痛得厉害了,整个身体也抖起来。每次护士来的时候,爸爸和小叔实在不忍心看,就借口抽烟出去。

堂妹在这家医院当护士,每次下了夜班,她都带一个土豆过来。然后,我俩默默地把土豆削成薄片,轻轻地敷在爷爷输液的针眼处,我们俩谁也不说话,因为一说话,我们就会忍不住哭。

爷爷生了7个孩子,爸爸是老大,他下面有两个妹妹4个弟弟。每次爷爷生病,大家两家一组,轮着班来医院照顾。爷爷早些年做买卖存了些钱,住院的费用完全不用孩子们操心,没有金钱的牵扯,大家照顾起来也都尽心尽力、和和气气。闺蜜说:“也就你们这样的大家庭,才不觉得照顾生病的老人是件累人的事。不像我家,就我妈一个人照顾我姥爷,钱由我们出不说,每次我姥爷住院,我妈都会累出病来。”

小叔看到我动不动抹眼泪,说:“爷爷都90多岁了,这次扛不过去也算寿终正寝,是喜丧,应该高兴。”我瞪了小叔一眼,难怪爷爷老说他长不大。爷爷就算活到100岁才离开,我也会伤心欲绝。


爷爷,我们回家

没想到爸爸竟也配合小叔,说:“过了90岁走的,披麻戴孝都得用红布而不是白布。”我才不管红布、白布,爷爷能痊愈出院,长命百岁才算喜事。在医院“赖”了两天,主治医生再次建议我们出院。爸爸和小叔看看我,对医生说:“不回家。”可是,每次护士来清痰清胃液插尿管,看到爷爷的痛苦样,我更加崩溃绝望。

二叔家的堂弟送三叔和大姑来换班时,正好又是一轮清痰,看着爷爷难受的样子,暴脾气的三叔立马喊停:“走!回家!”说完就动手去拔管子,我爸和小叔想拦着他,说回家就是死路一条。我号啕大哭,大姑跟着我哭,但她说:“快过年了,死也要在家里死!爸爸,我们回家吧!”最终,爷爷的7个孩子达成一致,带爷爷回家。看到我失魂落魄的样子,小姑抱抱我,说:“爷爷如果能说话,他肯定会让你带他回家的。”

堂弟开始有条不紊地联系救护车,二叔和二姑办理出院手续。我和大姑收拾爷爷的东西,小叔和三叔给爷爷换衣服,爸爸则打电话回家安排后续工作。

与此同时,家里也忙开了。表姑到镇里的医院借氧气瓶,小姑把爷爷的房间收拾好,我哥和堂弟们把祭祖的屋子收拾好。万一爷爷那什么的话,可以直接移到地上。有人负责联系在外地工作上学的孩子,有人准备着要通知亲戚朋友,近亲都迅速集中到我家里来,一切安排就绪。

因为谁都知道,爷爷离开是随时的事儿。

凌晨2点,我从机场把我弟和另一个堂妹接回家后,我们家所有人都到齐了。每一个到家的孩子,都先去爷爷的床边和他说几句话。拔掉医院的各种管子后,爷爷的脸色看起来平静而安详。2点40分,爷爷突然口吐白沫,叔叔们沉默了好一会儿,然后不约而同地说:“拔掉氧气管吧。”原本回家休息的婶婶、姑姑们马上回来了。

凌晨3点半,我听到了炮竹声。那是二叔在提醒大家,爷爷走了。婶婶、姑姑们的哭声响起,我们乡下的习俗是有亲人的哭声陪伴,去另一个世界的路途才不害怕、不孤单。我跌跌撞撞地跑到祖屋,看大家把爷爷从床上移到地上,放在屋子中间。父母、叔叔婶婶、姑姑姑父、堂弟堂妹,大家分坐两侧,所有人都在掉眼泪。谁说这是喜事?伤心那么真切,眼泪簌簌,衣襟尽湿,火光映红每一张泪眼婆娑的脸。爷爷真的走了……

看着坐在身边的长辈,想到以后要一个个地送他们离去,我更是悲从中来,哭倒在妈妈的怀里。天色微亮,爸爸提议留几个人看守灵堂,续香火,其他人马上去睡觉。弟弟最后守着爷爷,他挨个安慰不愿离开的弟弟妹妹们,说:“爷爷走得挺平静的,别太伤心。去睡觉吧,咱们笑着送爷爷走。”


大家都忍住悲伤,各司其职

节俭的小姑买了最贵的寿衣,因为她知道爷爷平时最喜欢干净漂亮。大姑把爷爷日常穿的衣服放在一起,等出殡的时候一起烧了,她边整理旧衣边说:“这件是我爸80岁生日时,我给他买的,这双鞋子是阿波去新加坡出差时给他带的。老爷子享受过这么多好东西,值了……”

住得远点的亲朋好友也都陆续赶来了,点一炷香是一次告别。悲伤难尽,但所有人的安慰都是一样:能活到这么大岁数,有这么多孩子孝顺,老爷子是有福之人。是啊,爷爷年轻时忙着养活一大家子,老了不仅没大病大痛连累儿女,还给自己攒够了养老送终钱,对孩子和他自己来说,都是福气。

每个人都忙碌起来,我爸和二叔在外忙墓地的事,看出殡的时辰、确定抬棺材的人。三叔、五叔负责接待亲友;小叔和我哥带着家里的小伙子们主要负责宴客的酒席,大到找哪里的厨师,小到酱油用什么品牌。姑姑、婶婶们负责女眷这里的事务,包括每个参加出殡人员的衣服、头巾,祭拜时要用的烤乳猪烧鹅,旗帜对联上写的字,细心核对每个要刻印在石碑上的姓名。大家忍住悲伤,各司其职。你走开了,我顶上,你剩下的,我来处理,尽最大的努力送爷爷最后一程。

出殡那天,祖屋外偌大的水泥地上,按儿子、孙子、女儿、孙女、外孙的位置排下来,黑压压地跪了一大片。夹杂在亲人中,阳光肆意普照,我的心情突然就好了起来。看看我的周围有那么多的亲人,没有了爷爷的宠爱,还有父母、叔叔、姑姑和兄弟姐妹。他们都爱我,我也爱他们。爷爷从小用宠爱滋养我,我也像他一样,用心孝顺长辈,也用爱支持和鼓励兄弟姐妹。原来,爷爷留给我最大的财富,就是让我知道:当你得到足够多的爱,就有能量面对失去,继续爱。

处理完爷爷的后事,我们一大家过了个团圆年。正月初六,在和老公回北京的途中,我突然说:“咱们生个二宝吧。以后咱俩有什么事,两个孩子也有个商量。”原来一直不想要二胎的他,竟然毫不犹豫地点头,说:“好!咱俩争取在40岁之前把二宝生下来!万一生不了也没关系,你娘家有这么多兄弟姐妹、侄子侄女,我们和我们的孩子,这辈子应该都不会孤单寂寞。”

他说的没错,爷爷离世对我们来说是件伤心事,但在为他办理后事的过程中,我们这老老少少加起来近50口人的大家庭,齐齐整整、齐心协力,而且相亲相爱,这样的幸福与富足,天上的爷爷肯定看得到,而他的后代们,当然更深有体会并为之骄傲……

(婚姻与家庭)

46.3K